湘西苗家赶尸少年的漂流之旅?

2019-06-11  来自: 蛋鸡养殖

湘西苗家赶尸少年的漂流之旅

  相传苗家最著名的一种蛊是形状像蚕,皮肤金黄,称为金蚕。 苗家妇人放蛊害人时便取金蚕或其它蛊物的粪便下在食物中让别人食用。

  中蛊毒后若没有特制的解毒秘方根本解不了蛊毒,那个食用蛊毒的人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别说靳雪鹄没听说过草鬼婆养了两只小鸟作为蛊物,就是巫蛊门中也只有少数几个头领人物才见过草鬼婆养的这两只麻雀蛊。   苗人养的蛊物虽各有不同,但都是只有一只毒物能在自相残杀中幸存下来而成为蛊,从未听说有两只毒物能存活下来成为蛊的。

  草鬼婆很得意地向同门透露过,说这两只麻雀是她从一个鸟窝中找来的。

原本是三只麻雀的。   草鬼婆用一些有毒的药材拌在谷物中将它们喂养大,然后将它们放进瓦缸中,让它们与蜈蚣,蚂蚁,毒蛇,蜘蛛,蝙蝠等自相残杀。

  没曾想三只麻雀是一母所生,知道共同御敌!待草鬼婆揭开瓦缸的那一天,瓦缸里面就剩下这两只麻雀,另一只想是被毒蛇吃了。

  两只麻雀因吃了不少毒物,羽毛已变成了血红色。

草鬼婆暗暗称奇,自庆得了一种独一无二的蛊。   草鬼婆发出夜枭般的怪笑声,双手向前微送,一对血红色的怪鸟比翼双飞,紧贴着波光粼粼的潭面掠过,疾向靳雪鹄扑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道姑一声清叱,已然腾身而起,右手云袖舒卷,一条银色的物事划过碧绿色的潭面,向两只扑面奔来的血红麻雀击去。   两只血色麻雀发出两声怪鸣,若有默契似的,一只麻雀向上疾飞、一只麻雀向下滑翔,避开了靳雪鹄的凌厉一击!  扑哧一声!那物事划破潭面,水波轻轻荡漾。

  眼尖的人这回方才看清楚:她手中握着的原来是一条大约七尺长的银色长鞭。   靳雪鹄此时身在半空,只见她双脚尖在潭面上一根漂浮的芦苇上轻轻一点,宛若一只飞燕,身子已回落在岸边礁石上。 纤纤手腕一转,银鞭倏然化作一道白色的光芒向一只怪鸟卷去。   怪鸟血红色的翅膀扑扇着,从靳雪鹄脸庞左侧惊险掠过。

另一只怪鸟挟一股劲风袭至靳雪鹄面前,尖尖的鸟嘴向她左眼啄去!  靳雪鹄不及收回长鞭,百忙中左掌猛拍向凶鸟。 血色麻雀被这电光石火的一记快掌拍了出去,波的一声坠落水中。 血色麻雀在潭面上扑打着双翅临波掠回到岸上。   一人二鸟才较量了这两个回合,旁观众人已是挢舌不下。   草鬼婆心中好生可惜,暗忖:“我这一对大、小红哥儿浑身是剧毒!刚才这小姑娘的脸庞或手掌只要被它们的尖嘴利爪伤破一点皮肉,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活她的小命!”。

相传苗家最著名的一种蛊是形状像蚕,皮肤金黄,称为金蚕。 苗家妇人放蛊害人时便取金蚕或其它蛊物的粪便下在食物中让别人食用。 中蛊毒后若没有特制的解毒秘方根本解不了蛊毒,那个食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蛋鸡养殖